哲學 Philosophy

孔子面對社會脫序,眷念理想中舊社會的有條有理。他一生致力於重整失去的倫理秩序,卻不是恢復封建,而是將其中原來封建結構的理想成份,擴大為人間應有的普世倫理。於是對於主君的忠,轉化為處世待人的誠敬;行之父母的孝,轉化為對於祖先的眷念;對待下級的仁,轉化為對眾人的惠愛;又將誠敬(忠)寬恕結合,以詮釋「仁」的內涵;封建倫理的「義」,原來是「應然」的行為,則轉化為由內心的仁,表達為人際關係「應然」的互動。凡此轉為,都將封建社會上層自詡為文質彬彬的倫理德目,轉化為人類未來應有的人性本質,人人應予自修,庶幾可以達到的境界。

《我者與他者》許倬雲著 P.19